从“混混”到百亿身家,暴风冯鑫的双面人生

曾经的他是个“混混”,一次偶然,进入互联网领域,让他的人生从此不同。曾经的落魄少年成长为如今成熟睿智的上市公司总裁,在这之中又有多少的心酸历程。无论是加入金山还是离开雅虎,果敢的性格和清晰的目标都是他成功的根源。

自主创业时面临工作生活的双重挑战,他也曾濒临抑郁症的边缘,好在上天眷顾这位商界的天才,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到底他是怎样从不名一文到亿万富翁呢?他的得意之作“暴风魔镜3”又有哪些独到之处?

 

暴风冯鑫 冯鑫创业 暴风CEO冯鑫

现实中草根逆袭

2015年5月23日下午,微信公众号“中国文联”的作者小马宋,分享了一条朋友圈,一天时间点击量超过50万,内容是“三年,从月薪8K到资产千万,他是我一个同事”,听起来这很像一个草根逆袭的励志故事,但实际上它是一则暴风科技最新的招聘广告。

广告中描述的是一个程序员在短期内财富暴增的故事,听起来不可思议但真实可寻,这“故事”就出自暴风科技,而且同样的经历还不止他一人。

就在这条广告发布的两个月前(2015年3月),暴风科技上市了。暴风公司内部创造出了10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而CEO冯鑫本人的个人身价已经飞升到60亿人民币左右。

暴风上市之后的疯长已经成为中国股市的奇观。截至6月30日,暴风科技在创业板的股价已经涨了41倍,被称为今年新股中的“妖股”“神股”。

暴风影音的投资者、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参加了暴风上市的发布会。他说IDG所投的公司有80多家已经上市了,包括百度、腾讯等(这些公司上市他都没有去参加),但因为暴风影音上市具有标志性,会成为未来中国股市上产生类BAT的巨头。

暴风科技是第一家拆VIE结构回归A股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上市后连续39个涨停震惊两市,这一现象也引发一大批优秀公司回归A股的热潮。

6月23日,去年刚在美国上市的陌陌收到了来自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唐岩、红杉资本等方面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

曾经的“中国传媒第一股”分众传媒,在紧锣密鼓筹备之后,借壳国内A股上市的计划也到达实施的关键阶段。

除了陌陌、分众传媒以外,仅今年4月以来,就已有奇虎360、人人公司、世纪佳缘、巨人网络等16家中概股准备私有化,成为有史以来数量最多的一个季度。

百亿身家老板也曾是个屌丝

然而,这个创造财富神话、掀起回归A股上市热潮的冯鑫却曾说自己是一个“混混”,他是如何从一个“混混”变成一个上百亿市值公司的掌门人呢。

冯鑫大二时曾差点被劝退,1993年大学毕业,因为没有学位证,被“分配”到山西矿务局,但在那又不好好工作,只顾着读《尤利西斯》。毕业后的四五年时间里,他在人生的路上辗转,自己注册公司做BP机维修、做煤炭运输、当历史老师、开馒头厂、卖喔喔奶糖、拿着简历在国展找工作……这些经历给他一个答案,“为了吃饭找工作,这不是我想要的”。

1998年春节,他在看了陈惠湘写的《联想为什么》和杨元庆、郭为的故事后,才知道原来在北京有这么一帮有梦想有技术的年轻人。他直接拿着简历去联想大楼面试,结果联想没去成。1999年,阴差阳错,冯鑫去了联想投资的金山。

进入金山,是冯鑫人生第一个转折点。

当时金山毒霸刚刚推出,如何做得过已经发展了10年的KV、瑞星杀毒软件200多元一套,冯鑫推出3个月试用版,5元钱。一个简单的定价策略,几乎把所有的“码头”抢占。此后的冯鑫奇招迭出。比如租软件,干脆不卖了,198元租回去,3个月无条件退货。这些手法折腾的一来二去,当时金山毒霸一天在全国卖两万套,冯鑫在成都就能卖一万套。冯鑫名震西南,很快就升至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2004年7月,冯鑫出任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第一单合同就震撼了冯鑫,不过是一句话的广告,易趣一年就投了180万,这笔没有库存没有物流的广告,让冯鑫见识了互联网的威力。

“我要做一个互联网软件帝国,做一切。”因为这样一个看似不切实际的想法,2005年,冯鑫离开雅虎开始创业,这是他人生第二个转折点。他带着对互联网软件的见解 ,组建了注册资本50万人民币的酷热影音。

从2006年搭建VIE架构,引入IDG的美元投资开始,冯鑫就冲着做好暴风影音到美国上市的目标去的。2011年,他接受《创业家》采访时高兴地说,暴风科技即将上市。

2009-2011年,酷六、乐视、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都先后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暴风那时确实已在创业板排队上市了,但中国股市却突然停发新股,且一停就是4年。暴风的“即将上市”也即将了4年。 

上市上到得抑郁症的CEO

他在接受《创业家》雷晓宇采访时,曾这样描绘自己4年来的煎熬状态:

“国内上市是蛮痛苦的,要求比在美国上市高多了。美国是披露制,你该干嘛干嘛,只要披露就好了。国内要求很多,利润啊什么的,导致你发展处处受影响。比如说,你可能要为了保持利润,在投入上缩手缩脚;或者你怕违规,所以在版权问题上会比别人严苛,一点不敢出事。”

“有一阵,我几乎每天都去证监会大楼。每周去两三次,坚持了两三个月。在那排队的都是公司老板,希望预审员和处长他们理解你、信任你,进行各种各样的沟通。”
 

上市很煎熬,这时,阿里巴巴找上来,希望把暴风收购。

“2013年底,和阿里已经谈得很深了。我去了杭州两三次,他们也过来N次,陆兆禧(阿里前CEO)在前头做这件事。当时谈得很狠,大量股份被他们拿掉,但是约定未来几年投差不多9亿美金做这件事,阿里再跟我们资源互换一下。这是我唯一松口的(一次),谈了两个多月。具体什么原因谈不拢,都说不清楚了。”

事业上很压抑,生活上,冯鑫也很糟心。2014年大年初一,冯鑫的母亲突然在家“哐”的倒下了,被紧急送到医院重症监护室。冯鑫年轻的时候就跟母亲住一起,感情非常好。节假日,冯鑫很少出门,他就在家看书,而他母亲就在旁边扒拉菜。每年春节冯鑫都跟母亲一起过。

“我妈在ICU住了二十多天,外面的人全都进不去,随时接到死亡通知书,那种恐惧实在太夸张了。

还有就是对过去的悔恨。总在想那天我为什么没多陪她说说话,或者一起出去散散步……就是祥林嫂思维。这三个都是很差的状态,我那会儿全出现了。

还有就是疲惫不堪。我每天来回跑,一天假没请。因为不能进ICU病房,只能去上班。上班我也不说话,每天开着车到南三环,晚上回来都疯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三个月左右。我真的差点儿得抑郁症。有一个周日,我进去我妈那屋待会儿,然后就在那待着,四五个小时,没抽烟,也没喝水。”

最难的时候,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的一席话让冯鑫选择了坚持。

“当时孙陶然跟我说,这种事,一条道跑到黑,想都不要想,就是你今年不上明年上,明年不上后年上,五年不上十年上,就是死磕,你不要左一下右一下,当年金山一会儿香港一会儿日本,胡扯,最后就这么折腾死的。我觉得,孙陶然这话符合我的调调,来劲。他说完我就不想了,受限就受限,我尽可能不受限,我就干我的活儿。”

暴风魔镜能承载千亿市值想象吗?

冯鑫认为,暴风有可能变成一个比乐视还大的平台。乐视上市后,从视频网站领域拓展到乐视电视(硬件)、乐视影业、乐视电商、乐视手机等,构建了一个庞大的生态,资本市场也给了它高达1109亿元的市值。

上市后,冯鑫把宝押在暴风魔镜身上,构建基于暴风影音(内容)+暴风魔镜的生态。如果暴风市值要从现在的370亿涨到超千亿,暴风魔镜能承载起这个想象吗?

大家可能会问,暴风魔镜是什么?其实暴风魔镜是一款虚拟现实眼镜,配合暴风影音开发的魔镜APP,在手机上看电影可以实现IMAX效果,观看普通电影可以实现影院的观影效果。

从产品上讲,暴风魔镜跟美国的Oculus相比,体验上未必更好,但其商业的玩法,更值得玩味。

“原来我不(会)找大风口、不懂管理、不懂融资,这三大缺陷,魔镜全都解决了。到了魔镜,我完全不一样了,我抛弃了所有公司的想法,只是按照一个很对的心去做它就好了。魔镜一开始我是当成一个项目在做,慢慢就很明确要做成一个独立的公司。

这个公司其实很简单,就是找一个最大的未来,融最多的钱,找最优秀的人才,然后它就压根儿不要变成一个公司,要变成最快速度的组织。

第一,每年拿10%的股权,不管你干得怎么样都给你,因为我相信速度。10%的股权,而且没有成熟期,你今天做到就给你了。得平均分以上的人一块分钱,分全年公司工资50%,拿到钱的人是少数人,百分之二三十的人,就能拿到两年到三年的工资。这已经很多了,然后再拿10%的股权,没有成熟期,就给你,不要等上市也不要等我们收购。

第二,我们再每次融资要求新的VC必须买他们的10%,其实就是买1%,这样大伙儿就年年兑现了。这是一个孵化器,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公司,大伙儿所有人都在自己创业。”

6月4号,冯鑫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发布了暴风魔镜3,和暴风魔镜生态。

暴风魔镜3运用自己算法处理了畸变、色差补偿问题,冯鑫称,在价值1200元“低配”机型上破除了播放不流畅的难题。此外,魔镜Ⅲ还在透镜上加入防蓝光保护,在全景视频上画质提升一倍。

在影视方面,冯鑫表示除了与星美文化开展IP合作外,还将共建VR主题乐园。游戏方面,暴风正式推出虚拟现实社交游戏《极乐王国》,冯鑫称,已有一万多人登陆该游戏,平均每人游戏时长约为27分钟。此外,触控科技CEO陈昊芝还表示将与暴风在虚拟现实游戏引擎上进行合作。在渠道上,由于暴风魔镜在首轮融资中引入天音、爱施德两家全国手机分销商,在此次还宣布了将推出虚拟现实线下体验店的计划。

暴风魔镜和冯鑫所构建的暴风生态,能否承载暴风的千亿市值想象?我们不得而知。冯鑫一直是靠小米加步枪,靠不怎么好的运气走到今天的;他现在掌握了资本这个核武器,一定会让商业世界为之颤抖!


上一篇:华为前高管的创业梦:以500强为起点
下一篇:从打工仔到坐拥300亿身家,潘石屹是怎么做到的?(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